告別莊外 我們的曾經

看著即將拆遷的舊校舍,勾起種種被遺忘的回憶,那段淡淡、暖暖的美好時光。

 

 

79級地政系 張琬宜

【本訊記者劉文琳】

目前擔任內政部戶政司司長的張琬宜,一聽說未來莊外宿舍將進行的改建計畫,也非常樂意與我們分享自己的青春回憶。在6人一室的上下鋪寢室中,笑聲總是充斥著張房間,室友間時常一起煮菜、吃飯、打橋牌、談心說笑,張琬宜表示:「我們6位住的期間很和樂,到現在為止這些回憶都會讓人會心一笑。」

張琬宜記得,在宿舍的一切都是乾淨、簡單,即便盥洗集中在一樓,而她的寢室則是在四樓,導致她每次忘記拿盥洗用品時,都要請同學從樓上窗戶丟下來、相當不方便,但回想起這段在現在聽起來逗趣而荒謬的日常,仍不禁讓她愉快的笑出聲。

張琬宜還記得以前的舍監很嚴格,當時晚上還有時間管制,學姊們每次出去聯誼或聚會往往都會晚歸,因此每次回宿舍都相當緊張刺激,必須趕在宿舍關門前達陣,幸好她們最後也都成功地趕回寢室,即使玩樂時間比現在的我們來得不自由,卻也留下最鮮明的住宿回憶。

最後,張琬宜提到最喜歡的仍是自己的寢室,在那裡盛裝了大學的青澀和單純,室友間給彼此的鼓勵和歡笑更是每位大學新鮮人不想錯過的體驗,跟來自各系的室友處得好,不僅對日後人際相處有幫助,也能了解很多自身領域外的知識,可說是無價的寶藏。

 

 

70級中文系、74級中文碩、78級中文博 高莉芬

【本訊記者周佩怡】

面對莊敬外舍拆除,曾以研究生身份住宿的中文系老師高莉芬不捨地表示,「為了讓政大在交通上可以更快速與世界接軌,也只能抱著感謝的心情和它告別。」

談起住宿原因,家住台北的高莉芬解釋,寫碩士論文必須時常借閱大量、厚重的圖書文獻資料,搬運回家十分不便,於是申請入住莊外宿舍。又恰逢有人退宿,她得以幸運地一人使用雙人房,如此一來,不僅離校內圖書館近,空間也很寧靜,十分符合寫作需求,就這樣她展開為期一年的住宿生活。

高莉芬當時住在莊敬外舍最外面一棟,與校外餐廳相接連,僅有一牆之隔。每逢午餐、晚餐之際,第一排宿舍的住宿生會先聽到阿姨們邊聊天、邊洗菜的聲音,接著就會飄入各式各樣飯菜的味道,不久則是清洗鍋碗瓢盆的碰撞聲。她坦言其實一開始並不習慣,「但後來也慢慢習慣了,甚至直接用嗅覺來感知時間,十分有趣。」

此外,高莉芬也分享住在莊外宿舍的地利之便。因為離餐廳很近,可以在第一時間用餐,亦熟識隔牆鄰居的小吃店或餐廳的老闆,因此她常常獲得加菜的優惠,「每次都帶回滿滿快要爆開來的便當,這是溫暖又難忘的回憶。」她感動地說道。

住在莊外宿舍的這一年,高莉芬覺得是生命中重要的轉捩點。她慢慢回憶起在那生活的點點滴滴,「自己曾經在政大研究生期間,離開熟悉的家,在莊外舍獨自一人,一邊打工教書,一邊撰寫論文,努力面對學業與生活上的挑戰。」對高莉芬而言,她表示︰「莊外宿舍不僅是生活起居的地方,更是記錄自己在經濟上、人格上獨立和成長的生命空間。」

如此充滿意義的地方因為興建捷運站不久便會拆除,高莉芬自然十分不捨,但她也認為在當代社會中,交通便利與否無疑也影響著大學的發展,所以為了讓政大師生同仁們有更便捷與寬廣的未來,也只好接受莊外舍的拆除。然而,莊外宿舍仍會在高莉芬心中屹立著,標誌她的人生成長過程。

左:張琬宜/右:高莉芬(照片由本人提供)

告別莊外 我們的曾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