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級廣電系】新銳導演林亮君:每項經歷都是你的超能力

本報記者 程心

「在政大念書的時候,教授常常會說,電影題材要從自己、從家庭和身邊的人出發,其實以前不太懂是什麼意思,直到長大後生活經歷越來越豐富,才開始慢慢理解。」親切笑容、明亮的眼神,緩緩道出自己的生涯故事,她是新銳導演林亮君,受到自己媽媽生命歷程的啟發,2022年最新執導的作品《母侵》,以細膩的手法談論「坐月子」背後的文化現象,並獲得洛杉磯Dances With Films電影節的評審團大獎;2021《鬼屋》、《殺青》、2018年《亡牌前女友》更是入圍包括洛杉磯亞太影展、紐約亞美國際影展、聖地牙哥國際影展等大型影展,獲得評審青睞。

畢業於廣電系的她,憶起在政大的學術養成,林亮君認為是一個最大的收穫是「人」。「最初開啟我自信心的,還有直到現在還互相扶持的夥伴,都是在政大裡遇見的人。」她笑說,自己最初的作品十分粗糙,連噪音都未經處理,「但很幸運的是,政大傳院的教授可能從我的作品裡面看到了一點什麼我記得就在那第一堂課上,郭力昕老師很喜歡那個東西(作業),他的鼓勵啟發了我的興趣。」林亮君特別感謝廣電系教授傅秀玲、王亞維及郭力昕她認為,人生的興趣多數是先得到肯定,才開始培養,是教授們激起了她對電影的熱情。

在影視創作的路上,林亮君坦言,畢業後曾經前往大陸發展,但熱情卻被消磨殆盡,甚至思考過是否要繼續待這個行業。在創作路上一度按下停止鍵,停止接案6個月之後,她發現自己唯一想做的仍是拍片:「我差點臺灣的影視產業裡逃跑,開始想著應該要去美國學人家工會的體系。」因此,她決定持續深造,讓自己更專業。

林亮君提到:「在美國的新生訓練就受到了震撼教育。」在美國影視產業,時隔數年就會出現勞工運動或反思潮,對於相關產業的從業人員工作時數、環境安全更加重視,也讓她有了更多不同的思考維度。但身處於競爭激烈的好萊塢,她也坦承,「藝術從來沒有絕對的標準,所以在創作的路上,學習承受被拒絕的挫敗感,是一輩子的課題。」

談到夢想與現實兩者的權衡,林亮君說,她至今仍須不斷提醒自己放下年紀與社會框架,如果感到疲憊暫時轉換跑道也沒關係。「我覺得沒有什麼事情是浪費時間的。」林亮君語帶堅定地說,所有曾經覺得沒有價值的的生命經歷,其實最後都會在創作時派上用場。」打開自己的感知力,任何體驗都將是獨一無二的超能力,她也向學弟妹喊話:「只要一直在往前進那就好,如果累了,充電過後,想要回來再回來。」

照片來源:林亮君